免费特码网站|海狮特码内幕 寧夏紀委監委網站
首頁 > 2019版 > 廉政教育 > 案例警示 正文

案例警示

拆東墻補西墻 賭博性投資把自己賭進囚籠

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19-04-17 | 打印 | 字號:TT

  “因為自己的貪婪,走上犯罪道路,一想到這些就挖心的痛,夜里經常流淚。”在留置期間,在外潛逃17年之久后被追逃歸案的原中國農業銀行浙江省江山市支行(以下簡稱江山農行)賀村分理處主任吳義文懺悔道。

  投資股市,本想一夜暴富,沒曾想虧損嚴重;投資期貨市場,妄想孤注一擲翻本,反而賠的一塌糊涂。吳義文把投資當賭博,瘋狂進行賭博性投資,走上職務犯罪之路。從一個業務標兵轉變成窮途路人,從一個金融精英蛻變為貪蝕“蛀蟲”,其犯罪過程值得深思。

  賭期市補股市,窟窿越捅越大

  1994年,吳義文看到身邊朋友炒股掙了錢,就跟著進入股市,第一筆錢1萬元投進去是自己的本錢,本想炒股賺錢用于個人開支。

  1995年,吳義文擔任江山農行淤頭營業所主任。有一天,一家企業主需要貸款找到吳義文,然而當時沒有貸款指標。吳義文想到了變通的貸款辦法,采取存款不入賬、賬外貸款的運作方式,將一家單位存進70萬元的存款進行帳外借貸,貸給了這家企業。

  “當這家貸款企業將賬外貸款歸還時,在這個關鍵節點,我鬼迷心竅,將其中一部分錢投到自己的股市賬戶里,一部分錢又以賬外貸款的方式貸給其他人。”面對調查組訊問,吳義文如實交代。存款不入賬導致單位對這筆資金失控,由此,吳義文開始任意支配存款。

  第一次違規操作后,吳義文并沒有就此收手,而是如法炮制,采取存款不入賬方式,把這家單位后續幾筆存款用于自己炒股、炒期貨、賬外貸款,那時的吳義文儼然已將公款當成私房錢。

  然而套取公款炒股并沒有給吳義文帶來獲利。那時由于缺乏投資經驗,一直虧損,收不回來本錢。當這家存款單位要取回存款時,吳義文只能從單位憑空把公款劃出,以兌付存款。

  1995年期間,吳義文逐步套取公款60多萬元用于炒股,沒曾想股市就像深不可測的深海,投進的錢沒有換回真金白銀,反而虧損20多萬元。

  1996年初,聽說炒期貨獲利很快,為了彌補股市的虧損,吳義文便開設期貨賬戶,投入期貨市場。為了快掙錢,他把股市全部資金轉出作為第一筆投資期市的資金,以后的期貨市場投資,則是通過憑空開具匯票等方式把銀行的公款套取出來投進去。

  本來想從期貨市場中翻本彌補股市的窟窿,沒曾想在期貨里陷得更深,這讓吳義文始料未及。“炒上期貨后,就跟賭博一樣,陷入了一個死胡同,越陷越深。”吳義文悔悟道。

  “在炒期貨過程中,虧損的速度非常快,難以想象。”吳義文感嘆:“當時的心態是不管不顧了,一心想翻本,只要到了補倉時,我就會想盡辦法不斷地通過存款不入賬、虛開存單、現金截留以及虛開匯票等形式,把錢從單位里套取出來投進去。”投資期貨有意,市場盈虧無情,吳義文如意算盤未能得逞,最終越套越多。直至1997年8月,隨著期貨公司破產,吳義文先后投進期市的248.5萬元,完全崩盤,全部虧掉。

  憑空劃轉款項,存款不入賬,賬外貸款,造成賬目不平,為應付上級主管部門檢查,吳義文通過憑空開具匯票,隱瞞賬目虧空,掩蓋套取公款炒股、炒期貨的真相。

  欠新賬補舊賬,泥潭越陷越深

  1997年8月之后,吳義文擔任江山農行賀村分理處主任,此時在老單位欠下的舊賬像塊石頭堵在心上,時常困擾著他,吳義文一直想找機會補平套取的300多萬元公款,但是苦于沒有什么好辦法。

  1999年7月,吳義文伙同他人采取偽造貸款騙取公款形式,通過一家公司把300萬元公款貸出去,而后再借款給另外一家公司作為過渡,最后轉到自己的股市賬戶里,又走上了炒股的老路。

  “我想通過炒股方式賺錢把之前套取的300多萬元虧損補平,如果不這么操作,根本沒有辦法把錢補平。”吳義文道出了套取的原由。之前想炒股掙錢,現在想炒股還錢。頭腦發熱后的一廂情愿,讓吳義文忘記了炒股存在的風險。“當時一門心思想著把錢套取出來,轉到股市里去翻本,賺到錢后一次性地把舊賬還上,從來沒有想過如果繼續虧損了怎么辦。”吳義文悔悟道。

  錢套取出來后,吳義文卻沒有要歸還的想法,“除非300萬元放在股市里炒股能夠賺到300多萬元,以補平之前的窟窿。”當調查人員追問套取公款用于炒股是否歸還過錢時,吳以文說出了自己的無奈。

  做了虧心事,就怕人敲門。為了不被主管部門發現套取公款的問題,吳義文采取憑空收回借款、轉賬支出等方式做假賬,把賬目做平以掩蓋假貸款。

  懸崖勒馬,為時不晚。但此時的吳義文完全失去了理智,似脫韁的野馬,肆意妄為。有人曾提醒他早點把錢還回去,面對股市虧損嚴重的慘狀,吳義文如啞巴吃黃連,不敢講苦處,編造了虧掉一點還沒有回本的謊言,聊以自我安慰,而就是在再等等看的僥幸心理作用下,重蹈覆轍,又一次等到了股市賬戶虧損60多萬元的結局。

  拆東墻補西墻,罪行越遮越重

  做了虧心事的吳義文,做事也變得小心謹慎,在單位外面炒期貨時總是偷偷摸摸,不敢讓別人知道,即使到期貨公司去,都盡量避免碰見熟人。

  與此同時,在江山農行淤頭營業所工作期間,在單位里套取公款提取現金時,吳義文都選擇在其代崗時操作,以避免被同事發現。自從炒期貨巨虧后,吳義文沒有能力歸還套取公款,為隱瞞事實,不被暴露,其想盡辦法維持本單位崗位人員不動,生怕崗位更換,露出“馬腳”。

  到了江山農行賀村分理處工作后,吳義文對此前自己違規行為擔驚受怕,1997年12月,吳義文遙控指揮,指使他人通過虛開匯票形式,隱瞞套取公款的事實。

  接二連三的投資,接連不斷的虧空,吳義文內心一直十分恐懼,其早在擔任江山農行淤頭營業所主任期間,就有了一逃了之的念頭。

  2000年3月的一天,吳義文從股市提取一些現金,考慮在東窗事發后,出逃帶在身上留作盤纏。“用各種方式套取公款拿去炒股、炒期貨,都虧得一塌糊涂,血本無歸,一直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把錢補平。”當調查人員訊問其出逃想法時,吳義文講述了潛逃的原因。

  紙終究包不住火,2000年6月14日,吳義文套取公款的違規行為敗露后,遂伙同他人畏罪潛逃。2000年6月19日,江山市人民檢察院對吳義文涉嫌貪污罪進行立案偵查。

  十七年后,2017年9月28日,吳義文向江山市追逃專案工作組自首歸案,同年10月10日,江山市監委對吳義文采取留置措施。

  “在外逃亡這么多年,我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誰了,現在回來了,反而感覺輕松了。”在押解路上,吳以文道出了潛逃的心酸和歸案的釋然。

  拆東墻補西墻,補來補去,也彌補不了違法犯罪的過錯,吳義文利用職務之便,先后貪污公款605.7萬元,用于賭博性投資,最終把自己賭進了囚籠。2018年10月19日,吳義文因犯貪污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處罰金60萬元。(浙江省紀委監委 顏新文 江季軒)

>>><<<
免费特码网站 广东时时20选8 网络飞禽走兽怎么压分稳赚 11选5技巧任三稳赚 北京塞车走势图大全 牌九至尊最新版下载 快速时时的套路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怎么玩彩票能稳赚 pk10两期6码倍投方案 百亿游戏注册